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廉政文化展播

我家的家风


字体: 点击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廉政文化作品征集)

我家的家风

我家虽是农村普通家庭,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却有淳朴的家风和严厉的家规。我家的家庭成员都必须具备了以下素质:一是诚实劳动,不偷懒,不耍巧;二是忠厚为人,逢恶不惧,逢善莫欺;三是勤俭持家,不讲排场阔气,莫搞铺张浪费;四是平和心态,不图非利之财,莫有非分之想;五是诚信待人,不虚伪,莫仗势。

我家在当地是受人羡慕的干部家庭,也是党员之家。大家都误认为我家很有钱,衣食无忧,其实不然,我家不如其他富裕的家庭,只能是勉勉强强的过日子。我家祖孙三代都是从事的一行职业,我父亲是当时的公社管委会主任退休,我是一名基层公务员,任镇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和监察干事,我儿子也是一名国家基层公务员,在基层第一线工作。我母亲和我爱人都是农村家庭主妇,从事农业生产劳动。我家有四名党员,占家庭成员的绝大多数,可以成立一个支部。我家在当地得到乡亲们的信赖,哪家有大小矛盾,都爱找到我去劝和,大家都公认我为人正直本分,办事公道正派。

如果说劳动是美德,那么,这种美德是我父母传授的。我父母都是我最尊敬的老师,母亲是重在言教,父亲是重在身教。母亲经常灌输我一句话:“书要苦读,田要勤耕。”意识是不管读书还是种地,都要“勤”字当先,不能偷懒,不能耍滑;她还说:“人哄地皮,地哄肚皮”。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她却总结出许多人生哲理。父亲不善于言谈,他不喜欢空谈,更不喜欢高谈阔论,他都是用行动感化人。我和父亲借月光栽过洋芋、种过麦子。那是因为母亲病了,我家的农活没有人做,那时候我和弟弟都很小,还在上小学,父亲在几十里外的地方工作,他接到消息后,请了两天假,回家看望母亲,为了把家里的农活做完,又不耽误单位的工作,不违背干部管理纪律,他就领着我白天干,晚上借着月光也要敢。在我父母亲的影响下,我养成了热爱劳动的好习惯,现在我回家也从不偷懒,主动帮助爱人下地干农活。劳动是一种精神寄托,是修身养性的最佳方法。

如果说廉洁是品质,那么,这种品质是父母赋予的。母亲总严格要求我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母亲虽不是党员,但她具备了党员的基本标准。她一生靠辛勤劳动所得,从不占公家和私人的一点小便利。1972年受灾,大集体评回销粮,我家评15市斤混合粮,在桐梓公社粮站去分配,过磅员看错了秤,多给我家称了5市斤,母亲主动退了回去。还有一次,我去供销社卖木子,多得了4元钱的混财,我高兴地把钱交给母亲,母亲却不高兴,要我马上退还回去,我不理解,我给母亲解释说,这又不是我偷的,是他自己多数给我的,为啷个要退还回去,4元钱可以扯布做一件好衣服呀,母亲严厉地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只好不情愿地按照母亲的意思退还给付款员。我父亲可以说是“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他工作28年,没有多吃多占公家的一斤粮一分钱。除了工资以外,他没有任何灰色收入,他一辈子的值钱的所有东西就是一口木箱,一张小四方桌,四把椅子,一个木衣柜,两床被条和两张床单。这些东西都是他在茨梨公社工作期间,买木料请师傅做的,跟随他的一个锑盆已经五十多年了,还要长我的年龄,已经接换了三次底,至今都还在用。

我从小到大都受到父母的教诲,不敢胆大妄为,做事处处小心谨慎。尤其是在反腐倡廉这方面,我是做到防微杜渐的,常言说:“一分钱莫乱得。”不要有任何贪念之心,不要心存侥幸。19968月我给人家处理一桩林木权属纠纷,一方当事人为了答谢我为他讨回了公道,提供提来一瓶酒,卖了一条烟,被我拒绝了。在当地大家都知道:我处理问题是一还一,是二还二,从不贪赃枉法,不顾及情面,我认定得是事实依据,依从的是公平正义。20056月我的上司和同事的家属亲友为0.18亩土地与一户弱势村民发生争执,经过几次调解达不成协议,最后,我通过一户一户地走访村民,收集证据,然后以镇人民政府名义,按照相关法规,将使用权裁决给了弱势村民,得到当地群众的好评。如果不坚持原则,顾及人情世面,那么,就会滋生腐败,失去民意。我历来没有敢做过一件有失公平,丧失民意的事情。

如果说诚实是理念,那么,这种理念是家风熏陶的。俗话说:“是哪样菩萨上哪种颜料。”我家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对人对事都讲老实忠恳。母亲时常告诫我们说:“做人要讲本分,不要三巧二弦的,一件好的衣服,只能是自己穿烂,不要让人家指烂。”这些话虽然听起来很俗,但道理却很深刻。人无诚信,就失去信誉,削弱人生价值,就生不如死。如果把诚实当着是傻子,那么,我宁愿一辈子做这样的“傻子”,也不愿意做一天虚伪的“尖子”。

如今,母亲去世了,父亲年老了,我要把“勤劳、廉洁、诚实”的家风传给我的儿子,让儿子传给我未来的孙子,未来的孙子传给将来的曾孙子,就这样一辈一辈地子子孙孙传承下去……

 

 

(陈绪生  中共正安县新州镇纪委  联系电话:15934653075

上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