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党风政风

【让监督强起来】“几条烟”绝不是小事儿!


字体: 点击量: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视力保护色:

“感谢组织及时提醒,帮我悬崖勒马,否则我真有可能一辈子就败在这‘几条烟’上。” 兴义市猪场坪乡原副乡长胡常跃在接受组织函询约谈后,感激涕零。

去年 4 月,七届兴义市委在首轮巡察中发现该市猪场坪乡多名镇村干部合伙克扣、私分群众劳务费的问题线索,兴义市纪委立即组织开展调查核实工作,我有幸成为调查组成员。

“我分得 8442 元,柳某某分得 7448 元,李某某、娄某某等 5 人每人分得 7442 元。”调查组坚持问题导向,从严核实问题,在对猪场坪乡猪场坪村驻村干部张某进行调查谈话时,张某嗫嚅惶恐。

“8442、7448、7442.....”我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为什么单单你比别人多得 1000 块?”我问。

“我本想拿出 1000 块钱 ......”他欲言又止。

“拿出 1000 块钱干什么?”我紧追不放。

“拿出 1000 块钱给胡乡长买烟。”他见事情瞒不下去了,索性和盘托出。“胡乡长分管农口,又是派驻猪场坪村的领导,我们得了钱绕开他不好,有些工作需要他支持,但给他现金又怕他不要,就想拿 1000 块钱买烟送他。”

这个“胡乡长”是否收烟?必须查清楚。当天下午,调查组就对猪场坪乡原副乡长胡常跃进行函询谈话。

“我知道你们查的是什么事,我没有吃拿卡要,更没有贪污贿赂,身正不怕影子歪,随你们怎么查,我都不怕。”胡常跃到达谈话室后,抵触情绪很大。

见此状,调查组只能一步步耐心开导,苦口婆心地做思想工作,讲理论,讲政策,讲规矩,讲担当,讲责任。

“我没有私分群众的钱,只收过张某几条烟,这不是什么大事吧?”调查组耐心引导,气氛渐渐缓和,胡常跃开始吐露真相。

“记得是两年前的一个傍晚,张某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走进我办公室,说是从家里带来几条烟送我抽。我正要推托,恰巧隔壁办公室的张乡长叫我去谈论工作。等我回来,张某已经走了,

黑色塑料袋却留在办公室。打开一看,是四条烟,两条‘印象’、两条‘大重九’。过后,我曾打电话让张某拿回去,但他一直没来拿,我也没太把这当回事,也就没还他,自己抽了。”胡常跃

娓娓道来。

胡常跃讲得风轻云淡,我却难以淡定,心想:这么一个有能力、有前途的年轻干部,竟然对党的纪律如此不敏感,收受下属礼品还不以为然,真让人替他捏把汗。

我加重语气、不紧不慢念出《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等,情节较轻的,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

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胡常跃显然被严厉的处分条款吓住了,他身体一颤,不自觉低下了头。

“当时确实没想这么多,张某是猪场坪村的驻村干部,我是驻村领导,工作上接触比较多,私下也处得不错,想着他好心好意送我东西,我若回绝,显得太生分。就想着以后找合适的机会

还他的人情就行了,没想到这事这么严重。”

见他有所悔悟,我趁胜追击,“你知道张某为什么会送烟给你抽?你又是否知道他买烟的钱从哪来的?”

在得知真相后,胡常跃满脸惊愕,万分惊恐:“我向组织保证!我绝对不知道他是拿克扣群众的钱给我买的烟,如果知道,我是一万个不敢收的!”

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不能小看平时的小事小节,几条烟、几瓶酒,绝不会像看上去那么简单。贪婪的门,只要打开一丝缝隙,欲望就会像洪水冲垮你的意志,冲垮你的信仰。”

初战告捷让我心潮澎湃、才思泉涌,一股脑给他讲了一大堆道理。

“我还要向组织坦白一件事:我还收了猪场坪村李某某的两条印象云烟。我愿意主动将两次违规所得折合成现金,上交组织。”胡常跃如同竹筒倒豆,又主动交代了组织没有掌握的问题。

因胡常跃在组织函询谈话中,积极配合组织调查,主动交代个人违纪问题,经市纪委研究,决定对其免予纪律处分 , 对其开展约谈。

“纪检监察机关必须坚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注重日常的监督教育管理,及时发现和掌握异常情况,抓早抓小抓苗头,通过约谈、函询、诫勉谈话等方式及时咬耳扯袖,把踩到纪律红线的党员干部及时拉回正轨,防止滑向‘阶下囚’的不归路,这才是我们监督执纪的初衷。”黔西南州兴义市纪委相关负责人说到。(黔西南州纪委监委)


分享到:
0
上一篇:

相关阅读